开发性PPP补上新型城镇化短腿

济宁远东环卫网 刘 欣2019-12-05 08:54:58
浏览

开发性PPP补上新型城镇化短腿

  开发性PPP以一定区域的空间开发为标的。开发性PPP模式的优势在于通过有效市场赋能和价值挖掘,带动区域产业和基础设施全面发展,从而提升“空间价值”,培育区域的“自我造血”功能。开发性PPP以区域内增量财政收入作为社会资本投资回报来源,走自我造血、激励相容的可持续发展之路的模式,有利于产业化、工业化、城镇化的深度融合——

  我国已成为全球最大的政府和社会资本合作模式(PPP)市场,如何针对PPP进行制度创新和规范发展,受到社会高度关注。

  日前,中国财政学会、中国财政科学研究院举办第二届开发性PPP论坛,深入探讨如何更好发展作为创新模式的开发性PPP,推动稳投资、补短板,助力新型城镇化建设和国家治理能力现代化。

  开发性PPP运用广阔

  近年来,我国在基础设施和公共服务领域大力推广PPP,并取得快速发展。统计显示,截至今年三季度,全国PPP项目库入库金额达到14.1万亿元,合同签约金额9.2万亿元,开工建设项目投资额为5.3万亿元。今年前三季度净增落地项目1348个,同比上升20%;净增开工项目1322个,同比上升130%。

  各地对PPP进行了一系列探索与创新,“开发性PPP”就是其中一项重要成果。“开发性PPP是国际通行PPP模式与中国特色制度背景和实践土壤相结合后的创新产物,是传统PPP模式的升级版,也是我国区域开发组织模式的一次重大创新,对推动新型城镇化建设和国家治理能力现代化具有重要意义。”中国财政科学研究院院长刘尚希说。

  与基于单个项目的传统PPP模式不同,开发性PPP是基于片区整体开发运营的新型政社合作模式,社会资本负责提供以产业开发为核心的基础设施、公共服务、招商引资和城市运营等综合服务,投资回报在地方新增财政收入的一定比例限额内与实际绩效挂钩。近年来,地方政府越来越多引入开发性PPP项目,包括产业新城、特色小镇、全域旅游等类型。

  “我国的常住人口城镇化率为59.58%,若按户籍人口计算,城镇化率仅为43%,还具有巨大的成长空间,但靠政府投入远远难以满足城镇化发展的需要。我国一些地区大胆创新,积极实践,探索出了开发性PPP这一新型的政府和社会资本合作模式,有效解决了投资不足和激励相容的问题。”财政部原部长、中国财政学会会长楼继伟日前表示。

  在大力推动新型城镇化建设的形势下,开发性PPP显示出广阔的运用空间和发展前景。据不完全统计,在财政部PPP综合信息平台的项目管理库中,已落地的开发性PPP及类似项目近400个,在各类PPP项目中总量排名第4;投资额超过1.4万亿元,占落地PPP项目总投资规模15%,项目主要集中在产业新城、产业园区和城镇综合开发等领域。

  带动产业和基础设施发展

  为何要在传统PPP的基础上创新出开发性PPP?刘尚希认为,城镇化基本完成的国家只能限于单个项目开展政府和社会资本合作,但我国城镇化空间还很大,可以不局限于单个项目的政府和社会资本合作,而是从一个区域整体来考虑,进行集成式整体开发。

  “开发性PPP以一定区域的空间开发为标的。与传统模式相比,开发性PPP模式的优势在于通过有效市场赋能和价值挖掘,带动区域产业和基础设施的全面发展,从而提升‘空间价值’,培育区域的‘自我造血’功能。”刘尚希分析。

 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研究员、中国科学院大学中国PPP研究中心主任孟春也认为,开发性PPP以区域内增量财政收入作为社会资本投资回报来源,走自我造血、激励相容的可持续发展之路的模式,有利于产业化、工业化、城镇化的深度融合。

  近年来,我国整体投资增速放缓,亟需聚焦基础设施领域突出短板,保持有效投资力度。2018年11月,国务院办公厅发布《关于保持基础设施领域补短板力度的指导意见》明确提出,鼓励地方依法合规采用政府和社会资本合作(PPP)等方式,撬动社会资本特别是民间投资投入补短板重大项目。

  “从总体看,我国的基础设施建设仍是经济发展的瓶颈和短板,仍需大力发展,传统的基础设施建设模式有缺陷和不足,开发性PPP正是适应这个环境所产生的发展。”中国PPP基金原董事长周成跃表示。

  专家普遍认为,开发性PPP既具有一般意义上的PPP本质特征,又具有中国特色的创新含义。“开发性PPP的关键之处,在于实现了人员流动、产业分布和空间开发的有效匹配。”刘尚希说。

  开发性PPP具有一系列“开发”特征,比如空间开发,在一定区域空间内实现人口、产业和公共服务的聚合重组,而不是单体的基础设施和多个基础设施项目的简单捆绑。刘尚希分析,整个片区或者整个行政区划的整体规划、产业布局、资源整合和要素集成实现以城镇为依托的一体化的综合开发,通过市场赋能和价值挖掘,有利于带动区域产业税收和就业全面发展。

  不确定性是传统PPP模式面临的一个重要问题,开发性PPP有利于降低这种不确定性。刘尚希认为,开发性PPP采取“增量取酬”,不仅有利于解决地方财力不足、隐性债务风险、项目重建设轻运营等问题,还能实现政府和社会资本之间的“激励相容”和“风险对冲”。

  “激励相容,也就是开发性PPP让政府和社会资本心往一处想、劲朝一处使。我们和政府签订的协议当中,约定以城市建设、城乡统筹、产业发展、生态环保、民生就业、公共服务等为绩效考核指标,双方形成合力、优势互补。”华夏幸福基业股份有限公司执行总裁张书峰介绍,他们通过开发性PPP模式已经投资运营了77座产业新城,合作区域产业结构全面升级,城市承载能力明显提升。

  在实践中逐步完善

  近年来,在PPP推广中,重建设轻运营、绩效考核不完善、政府支出责任固化等问题引起关注。针对PPP发展出现的问题,国家相继出台了一系列规范整顿措施,力度前所未有。

  “政府和社会资本合作的生命力就在于创新,我们经过了探索和发展的阶段,现在到了调整的阶段,就是要反思、总结、创新,把实践中好的模式总结出来,再加以推广,形成中国特色的政府和社会资本合作。”刘尚希说。

  专家认为,作为一种创新和探索,PPP模式需要在实践中逐步完善和规范发展。“从政府层面上,要优化营商环境,降低市场成本,充分调动社会资本,包括民间资本在内的各种社会资本参与PPP。”广西财政厅副厅长王代玉说。

  周成跃认为,目前PPP亟待解决的主要是制度层面和规则上可操作性问题,这些问题在开发性PPP当中也都不同程度的存在,其中一些共性问题对开发性PPP模式的影响更大,比如土地开发运用的权责问题。

  孟春建议,探索开发性PPP与专项债的结合模式,PPP模式专业性较强,具有项目管理的优势,专项债的利率比较低,具有资金成本的优势,“如果把这两者的优势结合一下,就能发挥协同加力的效应”。